全国单身人口超2亿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 2021-12-28 二维码分享

全国单身人口超2亿,多少人被婚恋网站“坑”过?

身处某二线城市的黄女士,满怀期待注册了世纪佳缘会员,没想到等待她的不是高富帅,而是人生..场官司。

注册第二天有红娘打电话了解她的情况,第三天就约其前往线下门店,在封闭的小房间里她被红娘洗脑三个多小时,支付了69800的婚介费用。事后黄女士怀疑陷入骗局,找到门店退款未果,.终找了律师,走上维权之路。

黄女士将自己的经历发到网上,不少网友在其经历后回复“我也脑抽了”“感觉智商被压制了”“稀里糊涂就贷款分期付钱了”。世纪佳缘到底有什么魔力,一旦走进其门店,不花钱就出不来?近日媒体卧底给出了答案,世纪佳缘某线下门店内,能随意在后台看到用户的聊天信息实现..营销。

世纪佳缘很快发布致歉声明,称员工滥用职权查阅用户信息,目前公司已去除此功能进行整改,并欢迎公众举报。然而公众却并不买账,其在虚假宣传、红娘当托等问题上都未给出回应。讨伐声席卷而来,业内人士指出这是行业普遍存在的现象。世纪佳缘、珍爱网等婚恋网站有近20年的历史,为何把握不住底线,口碑跌落至此?婚恋网站还有机会做好这门生意吗?

顽疾爆发

在媒体的调查中, 销售红娘,成为了婚恋生意的主导者。

世纪佳缘线下VIP服务中心的格子间里,红娘试图成为用户的“知心人”。“知心人”怎么培养?通过查看用户隐私信息,这样方便做“人物刺激”,实现..营销。

为了完成业绩,红娘一方面包装对用户的熟悉和了解,另一方面还会包装自己,头衔、学历和资历造假普遍,除此之外,“当托”是重要的工作内容,红娘要在其他婚恋平台或线下相亲中套取客户资源,吸引到店。

有缘网一位不具名的..红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大部分婚恋网站线下门店分为两种红娘,一种是销售红娘,一种是服务红娘。销售红娘的任务是想方设法,销售成单;服务红娘的核心是兑现承诺,做好服务。线上的会员线索给到线下门店是一单生意的起点,一个用户只要在网站上注册,销售红娘就会在相应的城市门店拿到相应数据,联系后用不同的话术和手段尽可能促成交易,一般价格过万。

该人士指出,为了更好地进行销售,此前行业普遍认为看用户的信息没有太大问题。近些年来大环境在强调信息保护,行业开始有了合规意识。她认为世纪佳缘合规进度可能没那么快,同时面临珍爱网、陌陌等新老势力的残酷竞争,营收压力增大,才会疯狂地在法律边缘试探。

在黑猫投诉平台上,世纪佳缘的投诉量达到了4088条,珍爱网的投诉量达到了2028条,投诉内容大多是诱导消费、虚假宣传、拒不退款等,如此来看,婚恋网站存在的问题并非是短期内形成的。

江苏省消保委也约谈了世纪佳缘、珍爱网等婚恋网站,指出平台存在退费规则不明确、宣传承诺不兑现、会员信息审核形同虚设等问题,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、公平交易权和信息..权等合法权益。

“平台应在管理措施和技术手段上加强信息..,例如设立数据保护官岗位等”,中国政法大学网络法学研究所副所长商希雪谈到,在内部管理上,应对用户信息的处理权限(访问、修改、复制等)设置层层关卡,一是根据岗位需求限定可访问用户信息的内部人员;二是对用户信息进行分类分级管理。

互联网分析人士张书乐指出,这些平台一直存在隐患,且对用户隐私保护过于淡漠。过去,亦有通过此类平台骗婚、骗财骗色的案例发生,此次只是顽疾的一次集中爆发。

业务近黄昏

一位曾在世纪佳缘体验过婚恋服务的不具名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,注册相关信息,提出择偶标准后,红娘推荐了三四个人,想和这些人聊天发站内信就要交钱,按句收费。红娘还循循善诱,告诉该人士,如果想主动选别人,想要更好的,就得付费了。

“收费有不同方式,可以按照月份和名额计算,比如半年三万,也有结婚返还的计费方式,婚保服务69800一年,结婚返还70%费用。这二者的差异是前者只能在一个门店的资源里寻找,第二种可以跨店寻找”,该人士说,红娘对用户的兴趣爱好、性格特质并无兴趣,只是为了完成业绩,很不靠谱。

红娘做的一切都在试图让消费者“掏钱”。“大超说媒”创始人大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在婚恋网站上有几百万注册用户,但这些流量实际上是死的,无法调动的。很多消费者签了一对一合约后,会发现线上的资源是个幌子,线下的红娘手中资源有限,这种体验不会特别好,还很容易出现猫腻。

在大超经营之初,他也曾请过所谓的“销售”,明确告诉对方不能去做哪些事,但为了拿到提成,这些人还是会做一些他掌控不了的事,所以他再也没有请过销售。

不过世纪佳缘离开了“红娘”,业绩恐怕难以预料。红娘一对一服务是其营收大头,2015年占比就达到其收入的40%。

上述红娘解释道,互联网刚兴起之时,想脱单结婚的人选择很少,只能高价购买婚恋网站的服务。随着信息的公开透明,陌生人社交app的出现,很多小而美的婚恋俱乐部和IP的崛起,人们的选择更多了,婚恋网站线下门店的客流量就减少了。

“世纪佳缘在很多城市都有门店,店面成本和人力成本很高,必须靠高客单价来维持营收。客流量减少之后,到店的用户一定是.着急脱单的,所以门店一定会在每个客户身上榨取.高的钱,这就需要用到.强的营销方式”,上述人士提到,现在大的婚恋网站做线下店,这样的业务模式走到了黄昏。她补充说,“行业没有根本性的跃迁,用‘骗’才能有业务空间”。

世纪佳缘CEO吴琳光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,婚姻现在已经不再是一锤子买卖,也曾反思产品是否太过于指标式的撮合。

张书乐认为,婚恋网站实质上是依靠会员机制下带有信息不对称条件的“选妃”,这种匹配在某种意义上“钱到位”即可。他提到,这其实是一种套路,让人为了看到更多的可能而花费,这个过程其实是在卖信息差。世纪佳缘这次的问题,本质上是在新社交平台的冲击下,该平台为了解决营收难题、为了创新体验而过分焦虑,在管理上出现问题。

婚恋网站,还能信吗?

本世纪初,世纪佳缘、百合网和珍爱网等婚恋网站陆续诞生,令用户意识到通过相亲网站可以付费相亲。2011年世纪佳缘在美国上市,但资本市场表现不佳,股价低迷,5年后与百合网合并私有化退市。

2017年世纪佳缘曾卷入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被前妻逼死案,二人相识在世纪佳缘,女方有过婚史,却未被披露。当时其母公司百合网股价大跌近50%,口碑大跌。到2019年底,百合网申请摘牌,上半年营收达6.8亿元,净亏损6470万元。

发展近二十年的婚恋网站在资本市场失意落幕,而留下的信任隐患却一直存在。

曾有媒体曝出婚恋网站账号买卖发展成产业链,虚假账号在网上找寻猎物诱惑对方参与灰色产业。商希雪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因婚恋中介平台的业务特征,用户信息如财产信息、身份信息等极具开拓价值,极易成为电信诈骗的目标对象,是个人信息泄露的重灾区。

世纪佳缘回复中国新闻周刊,目前上线了人脸识别功能,通过身份..的红娘才能登录账号;对不同级别的工作人员也采取了不同权限的设置,不得越级查阅。

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认为婚恋网站卖的就是信息源,尤其是在个保法实施后,这个生意具体应该怎么做还未有明确说法。他谈到,一方面是收集信息,另一方面是贩卖信息,信息传播的方式和内容都应当有更为明确的规范。消费者为了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,解决婚恋的问题,其实很容易出现被蒙蔽的情况。

据央视财经报道,民政部数据显示,2018年我国单身成年人口超过2亿人。相关报告预测2021年中国婚恋社交市场规模将达72.4亿元。市场仍有不小空间,但失去信任的婚恋网站还有机会重建口碑,做好这门生意吗?

不具名红娘认为,婚恋网站的生意不能一直是单次博弈,在互联网上想形成口碑,必须变成多次博弈,在产品创新力和业务逻辑上更改才能发展。现在线上直播打赏等新业务成为新的增长点,利用技术革新和IP内容来持续吸引用户才是正向发展。

“未来婚恋网站想生存肯定要转型,做更多的社群,办更多的活动,把模式做轻”,大超表示,现在年轻人喜欢轻松的交友氛围。他所在的婚恋机构通过短视频来引流,重交友,轻相亲,成本低,已服务数万人。

张书乐指出年轻人对婚恋的想法和需求多元,服务难度大,所需的社交自由度也越高,需要有更多的体验场景来破局。“在线婚恋还是要发挥交互的属性,不能简单地将婚介机构搬到线上来收费,未来可探索垂直类婚恋陌生人社交,比如直播、短视频、图文或线上线下联动的桌游,促成婚恋牵手率。”

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声明: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。